湖北联乐床具的品牌之路

来源:楚天都市报 时间:2013-12-04 14:46 作者:刘茜 点击:

多年来,武汉9成家具市场被外地品牌把持,汉产家具不愿姓汉的怪事屡屡出现。联乐却用30年的时间,走出一条“市场为先,自主创新”的品牌之路。

倾家荡产抵押承包

“从一开始,联乐就不等不靠不要。”一谈到父亲周炎明的创业史,湖北联乐床具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周德文激动地说。

有谁能想到,如今拥有固定资产5.8亿元的知名品牌企业,前身仅是嘉鱼县一家濒临倒闭的床具厂。周德文说,当时省长特批外汇,床具厂从国外购回先进设备。然而,仅两年时间,102万总投资亏损一空。

1988年,周炎明倾其全部家产,抵押承包了床具厂。周德文对这段历史的定义是“重生”,父亲“新官上任三把锁”,锁住财务、仓库、门房——货物进出有帐,资金应付应收,成本定额计算,工人绩效考核……

当绝大多数国有企业按照国家计划生产销售时,周炎明请来记者,开着压土机从自家生产的床垫上慢慢轧过去。“二汽”人看了报道后,提出用东风汽车装6吨砂再轧。13个厂家的产品现场实验,唯独联乐安然无恙。这异想天开的“碾轧广告”,确立了联乐在湖北乃至华中地区的品牌地位。“当时普通百姓工资几十元,一张联乐床垫300元,这样的奢侈品也要靠抢。”周德文回忆,一车床垫运到中南商场门口,营业员跳到车上直接发货,60张床垫很快被一抢而空。

改制为企业松绑

集体企业管家多,婆多爹多束缚多。实现扭亏为盈后,1993年,骨子里从不肯安分的周炎明,再次做出一个大胆的举动,将床具厂一次性买断,改制为民营企业。

周德文说,当时“把集体企业卖给个人”是一条高压线,多方利益几番博弈,最终支持的声音占了上风。

这一历史性的举动,比“关于国有集体企业改革脱困”的红头文件,早了整整七年,后来被业界称为一次历史性创举。

周德文介绍,改制为企业彻底松绑,工厂面积扩大数倍,生产设备换代升级,产品线更加丰富。形成以床垫为龙头,沙发、床具等为支柱的生产结构。

居安思危转换战场

“企业小富即安,安于现状,缺乏竞争意识。”在武汉市家具行业秘书长谢文桥看来,这是汉产家具企业难以做大的重要原因之一。很多企业把发展目标定得很低,只要能有微利或维持现状就心满意足了。

而翻开联乐30年发展史,里面聚集着这些因子——扩张、发展、壮大。1998年至2001年被描述为“历史性转移阶段”——1998年,联乐集团组建了武汉营销公司;2001年,联乐集团的生产主体搬到武汉,当年营业额一下子突破亿元。

转移到武汉后,联乐租借厂房生产,面积狭小。到2004年,第一期20多万平方米的现代化家具制造基地投入生产使用,再次实现跨越发展。

从最后排到主席台

“任何人说我老周的坏话都行,但不允许任何人往‘联乐’二字上抹黑,因为‘联乐’就是我的命根子”。在长达两个半小时的采访中,周德文5次提到父亲周炎明说的这句话。

醒目的“视质量为生命,以品牌为旗帜”标语,用大红字体刷在生产车间的墙壁上。墙上贴着“三不原则”:达不到技术参数指标要求的原材料不进购,没经当场检测的原材料不进购,进购回厂检测不合格的不入库并坚决退掉。

周炎明在生产经营中亲自督阵,层层布控,道道把关。一个有趣的故事是,一次包装工孙小兵发现一张床垫的锁边处裹进布渣,周炎明亲自督促返工,并召开全体员工大会,奖励孙小兵,公开处罚相关责任人。

以前全国家具协会开会,整个会场只有联乐一家湖北企业,而且只能坐在最后一排。如今,联乐带着“中国驰名商标”、“中国名牌”等光环,坐到了主席台上。

周德文指着紧临厂房的一块空地说,那里将建设中南地区最大的睡眠研究、培训中心。届时,中国家具标准化委员会的软家具分委员会有望设立在那里,“谁掌握了标准,谁就掌握了核心竞争力”。


发表评论 共0条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